查看: 598|回复: 0

留学生遭遇“黑房东”:被殴打坑钱性骚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 09: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房东,一直是出国党们心头的一大“老冤家”,每年遭遇黑心房东被坑的留学生们不计其数。
  但下面这个故事,可能更“奇葩”一些,你都想不到还会有这样险恶之人。
  在疲惫的长途飞行之后,你终于怀揣着满满的理想和更加满当的行李踏入美国。这时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没错,就是躺在一张舒服的床上睡他个昏天地暗。即使有个酒店可以将就,长期的住宿还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燃眉之急。
  尤其在海外,没有父母朋友在身边的情况下,不找一个温馨的小窝,还怎么安心学习?但还是有一些留学生不幸“中枪”,在租房的时候一不留神就遇上了“黑房东”。
  日报近日就收到了来自读者的爆料,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黑房东”。(以下内容为真人真事,为保护隐私均采用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们日报在征求了当事人娜娜和晨晨的同意之后,决定将她们的经历分享出来,也给正在租房的小伙伴们提个醒:租房有风险,入住需谨慎。
  娜娜是在去年8月带着7岁的女儿来到美国访学的访问学者。由于访学时间不足一年,为了省去买卖家具带来的麻烦,娜娜在朋友的推荐下决定在学校的email list上碰碰运气。这才遇上了本次事件的另一主人公,房东大双。
  据娜娜介绍,大双是一名大四的“中国留学生”,离婚但怀着孕,前夫是一名白人男性。
  唯利是图,嗜钱如命
  娜娜说,在入住前,她一直在邮件里催促大双发房子的照片过来看看。但那头却一直以各种借口推脱,迟迟未发。来了之后才发现大双出租给她的其实是自家条件简陋的地下室。只有两张床垫孤零零地躺在那,更别说什么满意的家具了。
  看在大双离婚又大着肚子的份上,她想着大家都是中国人也不容易,就同情心作祟,即使有不满还是答应住了下来。由于附近没有直达学校的公车站,她在签了租房的lease的同时还租下了大双的车以便日常出行。然而这并没有换来之后生活的安稳或是任何的便利。

图片为日报小编与娜娜的对话
  娜娜说,在租住期间大双不仅因嫌她用车太频繁直接把车的租金涨了五十刀,连她女儿看书短暂借用一下隔壁房间,也说要她来付那个房间的租金。而说起平时她帮大双垫付的零零碎碎的一些钱,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没有一点消息。

图为娜娜与大双之间的对话
  娜娜还表示说,房东的克扣不止她有体会,住她对门的室友晨晨也遭遇过类似的情况。
  晨晨是一名大四的中国本科生,临近毕业还剩一个学期。因为当时只租几个月的房源不好找,晨晨也在emaillist上找到了大双提供的房源。
  晨晨说,当时她因为实习要离开两个月,所以提前三个月找到大双希望可以帮忙保留房间。那时候说好不上lease,交一个月的房租当作订金,双方都同意以不退还订金作补偿。她也就放心地在出发之前把自己所有的行李都搬去了大双家。
  但就在她结束实习去大双家的路上,却接到了大双短信说,需要多给一个月的房租,这个约定才作数。行李和时间都处于被动的她只好答应大双的要求才顺利入住。
  据娜娜透露,其实在晨晨不在的期间,只向“钱”看的大双并没有安安分分地留着那间空房,反而是偷偷地把房间租给了一个美国人,一间房赚两份房租。而且利用率竟然高到在晨晨回来的那一天,那个美国人才搬走!
  出尔反尔,无视契约精神
  据娜娜回忆,今年二月,大双和她说自己毕业后想创业,希望可以提前卖掉房子来做创业的启动资金。但她的lease要到六月一号才结束。因此大双就建议她一起搬走,还承诺会负责她女儿的接送问题。
  娜娜当时觉得同为中国人在美国生活打拼都不容易,而且既然对方还肯帮忙自家女儿的上下学问题,也就答应了。
  娜娜说,约定好两个月都没到,大双就突然告知她不能一起搬去大双朋友家住。而且也不能再继续租住大双的房子,连车第二天也要拿走。她一下子就失去了赖以出行的工具,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了。

图为娜娜与大双之间的对话
  还剩两个月就要结束访学的娜娜不可能专门为此去买辆车。而且四、五月,毕业生还没毕业,通常也是最难找到车源和房源的时候。再加上当地一般的租房合同都需要一年以上,生活和学习受到巨大影响的娜娜只好找律师咨询。
  娜娜说,律师告诉她,她是有合法的权利继续租住的。所以在律师的建议下,她写了封信给大双表明情况并要求履行lease上的约定让她住到五月底。


图为娜娜与大双签订的租房和租车合同
  据娜娜介绍,在“赶人”上吃了亏的大双并没有就此作罢。在她依法履行租住权利期间,大双不断“推陈出新”用各种办法想让她知难而退。
  娜娜说,大双不仅在搬走后清空了公共区域的所有东西,连她花钱添置的食盐,洗衣液等基本生活用品也不放过。当初签约时承诺过的免费网络也变成了逼走她们母女离开的工具,断网断得毫不含糊。
  除此之外,她还收到了多条来自大双和大双前夫的威胁信息。目的就是要早日赶走她们母女好实现大双的“创业梦”。

图为大双前夫与娜娜的对话

图为娜娜与大双之间的对话
  威胁不成就动手打人
  娜娜说,就在她以为一切终于回归平静之时,突然有一天,大双和大双妈妈冲进房子就开始质问她是不是偷偷拔了她们家地里的韭菜。在得到她否定的答复后,两人并没有善罢甘休,反倒是将她摁在地上开始了一轮拳打脚踢。



图为娜娜被打后的受伤情况
  娜娜的邻居事后告诉娜娜说,她女儿当时正好看到大双在踹自己妈妈,所以赶紧冲出来想要帮妈妈。但是大双妈妈立马拦下了她女儿,并掐住了她女儿的脖子,让其无法呼吸。幸好邻居及时赶来帮忙才救下女儿。

图为娜娜女儿当晚看急诊的手环
  娜娜说,这场闹剧之后,她被医院诊断为脑震荡。尽管女儿在检查后发现没什么大碍,但也吓得不轻,事发后一直哭个不停,当晚就拒绝再回到那个“家”。她只好带着女儿去朋友家借住一阵来平复女儿受到的刺激。
  纵容前夫骚扰房客
  上文提到过的晨晨在入住后也并非如自己所愿少了麻烦,却反倒因为大双和她前夫Steven匪夷所思的关系而陷入了一些麻烦。
  据晨晨叙述,大双和Steven那时已经处于离婚状态,但由于大双正怀着孕,所以Steven时不时就会住回家。作为家里的熟面孔,有天大双说介绍他们认识一下,约着一起上天台喝酒,她没怎么怀疑也就答应了。但喝了没一会,大双就下楼离开了,只留下了她和Steven两个人。
  晨晨回忆说,Steven等大双走后就开始询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有之后他立马还补了一句“Of course I want to have sex with you if you want。”她当时想说这可能就是白人男生习惯的那些挑逗手法,对方只是开个玩笑,所以打了个哈哈就糊弄过去了。
  晨晨说,她没想到Steven之后还问大双要来了她的私人手机号,开始一直不停给她发自拍,发短信对她进行邀约和语言上的挑逗。


图为Steven发给晨晨的短信截图
  晨晨还记得,有一回她穿着家居服,是上身比较宽大,下面穿着短裤的那种,在家里煮饭。正好遇到Steven回来,他竟然直接来了一句“I can’t help wondering what’s in your pajamas。” 逼得她之后的每个晚上都必须要将房间门反锁才能安心睡觉。
  然而据晨晨之后了解到,这一切,大双其实都知道。Steven和她说,大双曾和他说过她并不在意他们俩睡没睡过。只要开心,Steven可以和她date,也可以have sex。。。
  晨晨表示,当时因为害怕没有房子住,她只好忍气吞声,不去理会Steven短信或是言语上的骚扰。也因为此,晨晨时不时还得去朋友家借住来换取片刻的安宁。
  非法转租不可出租的私人住宅
  最让人震惊的是,在娜娜向市政府反映情况之后。娜娜告诉日报说,那时候她才知道大双的房子从未登记过出租,也不能一次租给这么多人。而且据市政府之后来实际考察的工作人员的调查显示,该房子还缺少相关的基础设施和法定文件来获得出租的资格。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大双的行为属于非法出租,是违法的。
  遇到房东克扣押金,生活上刁难,不讲信用甚至顺手牵羊,骗取钱财,通常我们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认倒霉,这件事就这么过了。
  但小编在这里想提醒大家:假如遇到像娜娜或是晨晨的情况,一定不要忍气吞声,要善于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一味地吃哑巴亏,只会让房东更加猖狂!一不小心,连生命安全都难以保障。
  在海外,“黑房东”的数目其实不少。他们看准了国人嫌麻烦,爱便宜的性格对其实行各式各样的黑心之举。不仅肆意克扣押金,涨房租,严重的还施以暴行,对不如他心意的租客拳打脚踢。
  前阵子纽约就爆出一起惊人虐老案。房东父子因为一点生活琐事就对六旬华人妇女拳脚相向,甚至拔刀宣称“想杀人”。
  因此小编想给正在美国租房的小伙伴们提几点建议:
  1。 最好的办法就是找有leasing office小区租房,既正规、有物业保障又可以免去与私人房东接触的麻烦,减少遇见“黑房东”的概率。
  2。 就算最终找了私人房东,在签订合同时一定要仔细检查合同上面的各项细则,与房东确认无误完善合同后才可以签下自己大名。
  必须要切记一点就是一定要从正规渠道遵照正规手续租房,及时表明自己的租房需求,同时还可以向身边成功租房的朋友多取取经。最后祝大家都能找到满意的房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askey网络旗下新传媒公司

GMT-6, 2018-1-18 05:45

工作时间:7x24小时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306-262-7879 活动洽谈:306-881-9258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