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44|回复: 0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虽改家难忘:加国华人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0 09: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hetyee.ca”网站记者兼网页编辑Christopher Cheung 在温哥华唐人街华人报导系列3中,讲述了温哥华唐人街历史学家Larry Wong的逃离与回归的故事和心路历程。) `2 r  h7 h  B

      1 Z2 L$ s$ O4 J" ?3 @二战以前,加拿大华人面对沉重的人头税,没有投票权,饱受歧视。但二战爆发后,加拿大日裔一下子成为最大少数族裔歧视对象。与此同时,加拿大华人通过在各个岗位上的勤劳工作,捐献食品和购买债券等形式,对加拿大社会作出巨大贡献,这一切整个加拿大社会都看在眼里。战后的1947年,华人开始有投票权,此前的华人移民禁令也取消,整个社会对华人越来越接纳和宽容。8 n/ r0 {+ }* s# n# g
      ) q5 s* l; ~2 L
      哥姐先后出走
        S( k* Y0 a- p9 p" N
      ) u7 p' `9 K1 K/ m* t; U战前出生的温哥华华裔,虽在唐人街出生和成长,但思维和行为都日益西化。对于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最大问题不是被白人接受,而是对自身华裔出身的接纳。Larry Wong 1938年在温哥华唐人街出生,出生后不久母亲去世,因此自小由姐姐Jennie带大。: O/ H% z( ?3 P

      " u" X/ y6 X0 o% I# l. [  |
      6 e: N) M7 t8 W) K$ aJennie虽也在唐人街出生和成长,但很西化,即使父亲不高兴,仍经常和白人男孩来往。17岁赢得DJ大赛后,成为加拿大首个华裔女DJ。在姐姐影响下,Larry自小最喜欢听Frank Sinatra、Glenn Miller和Kay Starr的歌,而且爱上阅读。在他很小时,姐姐就带他到街对面的图书馆看书。; I- a6 H/ U2 w/ ?! u, c  s

      9 E& C: u5 `5 K" }4 e1950年,Larry12岁时,姐姐给他介绍了《大逃亡》(The Great Escape)这本书,内容讲述了德国纳粹集中营关押者大逃亡的故事。不久后,姐姐也走出唐人街独立了。早在2年前,Larry的哥哥Wah就已经离开唐人街,到华盛顿大学读政治学硕士学位,后来又拿到奖学金到纽约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学位,学成后受雇于刚成立不久的联合国,被派驻巴基斯坦。: m8 l8 q# D5 }! n( V) O4 p! |
      5 ?* U" ~" O$ A* h
      王父最初期待是,子女长大后在唐人街开个杂货铺,找个华人对象成家立业就行了,但长子和长女都没按他的安排走。Larry说,当年的唐人街就像个小村子,彼此都认识,哥哥姐姐都觉得,圈子就那么大,都想赶紧逃离以开阔视野。
      % x. U1 d  z7 h+ D: b6 J
      + `& f! {; T9 {* Q; `+ e) {' u香蕉人和父辈的2个世界
      , c  R9 S. I- k# n0 Z+ x6 j- s8 y8 w/ V# r0 k: V
      Larry和哥哥姐姐一样,也想走出唐人街这个圈子看一看,不明白为什么非得要参加唐人街同乡会聚餐和中文课。上小学时,他有个意裔好友,就从未被父母逼着学意大利语和交意大利朋友。他和哥哥姐姐一样,都觉得自己是个香蕉人,只有中国人的黄皮肤,思维和行为完全是西化的。: B: U3 w8 U- n) S1 w

      / A! h7 B' [% M# cLarry觉得他和后来的华人新移民不是一路人。他说,冬天打雪仗时,他使劲瞄准这些人打,“他们不会英语,不了解温哥华和加拿大,我们经常取笑他们。”
      ) ?, X8 L7 ]0 r, ~: s$ O1 U) `% `7 \4 ]* J
      与Larry一起长大读书的其他华裔同学也是如此,他们觉得和父辈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各说各的语言。他有一个叫Deanna Wong的女同学,曾在继父开的果蔬行接电话。由于她不太会说广东话,接电话很吃力,客户每次订货时,只能用英语记下,或在同事帮助下用中文写下来。7 p% `9 }9 ~( ^
      4 @% P/ @3 ]/ j: l! {; I+ C
      最后一个子女的出走
      & A  Z& C$ F- Z8 G
      $ Z- U5 f8 S8 W& ^. p7 c" S; k开始时,Larry说广东话还算流利,后来英文书和英文歌听多了,再说广东话就有些磕巴了;再后来到卑诗大学上大学,学习写作、哲学和心理学后,就更想扩大视野和生活圈,挣脱唐人街的束缚;开始憎恨所有中国的东西。他说,父亲身体不太好,他本不想离开唐人街,但还是要离开,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走父亲安排的路。# m; c# }, Q% v) ~% Y5 S6 e

      ) X- P4 h7 E1 @& w& w; E' b  h25岁时,他离开父亲,彻底离开唐人街,到西温边界租了间公寓完全独立,晚上在加拿大邮局上班。此后他每周回一次唐人街家中和父亲吃顿晚饭,直到3年后父亲去世。不久后,他被加拿大邮局派到渥太华总部负责预算,后来被提升做财务审计,经常出差到安省南部各个分局。这份工作让他获得更大的职业和人生自由。- t9 q, C. a- n. s6 R

        g* Y) O1 v9 z7 D: [对家的回忆
      , U' v8 a4 @- o& e; R
      8 J, V8 X8 N" B1994年,Larry退休搬回温哥华居住,后来因缘际会,他又和唐人街扯上关系。1998年,儿时的一位好友问他是否有兴趣做一个华人战争历史博物馆项目。由于自小读战争故事养成的历史兴趣,他欣然接受。他的工作是访问一些华裔老兵,这些人比他年纪大,也都是在唐人街出生和成长。& z' R' D1 B3 F0 z8 `+ q# |+ ?  O

      7 d5 Y0 S- @, B6 B/ S7 E老兵的故事,让他开始认识到此前从未认识到的一种承传,对曾经的家有了重新认识。“了解以前的事情,对我自己曾经所属的背景有了一个更好认识。”他说。
        }' N% A, F( v0 l
      5 ^- R) C: k0 e7 d  L! l# F如今,Larry是唐人街当地历史学家,经常走访社区和学校团体,访问政治人士,还写了一本怀念唐人街童年生活的书:《Dim Sum Stories: A Chinatown Childhood》。
      + _2 H. p/ a4 u/ r; B5 i4 }0 ?# }8 B7 ]8 ]
      如今的他,经常在唐人街转悠。当年的爆竹烟花店,杀鸡的肉铺,街上卖烤花生的老太太等,其中许多已换主人,但每一个街道,每一种气息,都承载着当年的童年回忆。他还记得,当年父亲亲自缝制的衬衫,是同班同学谁都没穿过的最好的衬衫,让他得意了好久,经常穿着到学校去炫耀。
      / r9 |% U4 B) P) ^
      % L9 C! k  M$ R( I5 r# m) z- ^( q( n6 x许多人可能理解不了,曾经迫不急待逃离唐人街的小伙子,如今却如此深情追忆唐人街的童年生活。对于Larry说,两者之间并不矛盾。“当年离开,是为了发现和认识生活;现在回来,才知道真正的家在哪里。”无论曾和父亲有多少争执,多么想离开,这里永远是家。# j1 }+ m2 ?/ G9 l0 j% k( }0 \

      4 M; |" Z' @: |“后来我写书,是希望父亲能原谅我;虽然他阻止不了我的离开,但我们永远都理解彼此。”
      $ x" B3 E+ B0 B  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askey网络旗下新传媒公司

      GMT-6, 2018-6-22 09:04

      工作时间:7x24小时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306-262-7879 活动洽谈:306-881-9258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