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33|回复: 0

      华人亲历加拿大医院做手术:谁说这边医疗系统效率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8 19: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们大多数国人的印象中,加拿大虽然有全民医保,但是整个医疗系统却效率低下,耗时长久。本文的作者就是身患重病,在加拿大的北约克综合医院接受的手术。在手术之前,他也是心怀各种忧虑,但是之后的手术过程却让他感受到了加拿大医疗水平的先进与制度的完善。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来看一看他在加国的手术经历吧。
      ) f4 R$ r, f) t$ p$ L" l6 z  I
      " ^! C5 A6 U0 D$ s由见专科医生到手术那天只有十九天,算很快了。我的手术是在北约克综合医院(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做的,由一个著名的外科手术医生负责。医生不能自己选择,而是由医院安排。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只是匆匆地询问了一些医学上的朋友一些知识。在这个过程里要告诉大家住院时遇到的一些饮食情况,和解决方法。% J5 T6 U5 ^9 u- B" x; O) b

      # X" [3 W: N# o术前体检时,要先去一楼大厅登记,然后去四楼抽血,然后等着见护士,做好心理准备,这一共要花四小时间。我看见衣着光鲜的华人都带有翻译陪伴。我因为经济不很充足,就没有请翻译。问答时,如果哪条听不明白,医护人员会用另一种非医学术语让你听明白。5 H, [7 Q" F7 U: `4 B$ ?
      , m+ M  l, k8 v. }) ^1 }1 D- q
      133110C5C.jpg
      7 `* `# l+ z+ e  `% ]$ E' i0 H' [2 c3 w% o% V
      护士问了我一系列的健康情况问答,基本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好像是有什么疾病,对什么药过敏,还有很多很细致的问题,最后问做好遗嘱没有,我回答以前就做好了。护士说是假如手术不能醒来的遗嘱,我说没有,护士就让我报了紧急联系人。
      # Y% J* k( {5 b# C- R
      + r" Q) u( Z8 W0 I接着去见麻醉师,起初以为会是这个金发女郎帮我麻醉,手术时发现却不是。她也是问了一些身体情况,有没有心脏病什么的,好多问题和护士问的重复。最后她问我需要牧师祈祷不,我本着尽量少麻烦别人的本意说不需要。金发女脸上掠过一丝的不悦,又问了一次,不悦很快用微笑掩盖了,然后我就可以回家等手术了。
      9 \  k+ B/ I  ^9 M, O* x+ l& T! v+ k$ W
      和任何医生和护士的对话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有还是没有,不要用毋宁两可的回答。如需特别说明,医生会让病人说明。我以为医学每个国家不同,原来医学规则是世界通用的。
      5 [7 D9 R3 |+ l& w, `! q0 W/ P$ N! f1 J1 D) w
      我当时最关心的是麻醉方式,护士告诉我是全麻。我和国内一个医生朋友讨论时,她说不可能的,你手术时间那么长,全麻达不到那个要求,必须腰椎麻醉加全麻,我说医院说是全麻。她说不可思议,不相信。结果手术的时候果然是腰椎加全麻。
      # |6 }0 s- \; p! T  M/ ?
      " k) u' }) K( o2 Z0 H医学还是有世界通用性的。加拿大的麻醉师技术不错,艺高一筹,找腰椎位置时快速准确。手术时都是一班年纪怆霜的上了年纪的人。麻醉师也是个医生,整个手术除了两个是护士都是医生。手术前主刀医师避开我和麻醉医生还谈了一小会。# k6 _: n9 R( `1 f& O4 t, o9 t
      % ^5 b1 R/ m) Q/ w% w
      术前心理压力大9 n9 k; |1 g  h! Y- X
      手术等待过程的日子里我的心理压力非常大,非常同情那些等待一年半载的朋友们,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度过这个心理难关的。我想到过如果不能醒来,孩子怎么办,孩子父亲不是一个对孩子负责的人,是考虑自己多于孩子的人。由于各种担心,等待过程心跳出现加快现象,并且心慌,唿吸困难现象,心脏问题一天比一天严重。
      % h. \# p: u7 ~2 v/ |0 W3 `! e
      * x9 b* w% Q  g我告诉了医院,医院测了说尚属于正常的范围内。同时告知我术前尽量不要吃药。我很感谢家人的大方,国内的家人三天就用国际快递来了中成药稳心颗粒和心脏西药盐酸普萘洛尔片。家人还转告了国内心脏医生的话,说他们手术前没有要求病人不能使用这些药物,可以手术前两三天停用就行。我试着喝了一个星期稳心颗粒,毫无效果,害怕心慌的次数丝毫没有减小。连我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要跳出去。" v4 [/ A, @0 {4 @6 L5 }! H/ T0 n

      % ]0 h+ ]( ~# M' t" v' |: e 133110yDn.jpg # _6 N9 Q- q; p7 p& K( n
      9 ^5 y9 s3 }8 K$ t( I% v
      照这样下去,我估计会手术时吓死,因此只得用第二方案,用盐酸普萘洛尔片。结果效果强力阿,我没有按说明吃每天三次,只是每天吃一颗,一共吃了三天,就到了手术前的三天就没吃。这时心脏很强壮的样子,一天计算下来一次心慌的时间都没有,就算拉去打靶好像也不怎么害怕了。# |! j' U% Y5 M; }
      8 ~5 e2 d/ M; V0 O
      手术前一天吃泻药清理肠胃。一天半时间不能吃食物,只能喝苹果汁。手术前一晚上开始水也不能喝。
      + E3 v- t/ j( x* D- X
      & P& j  H% g% g到星期二手术了,我提前两个半小时去医院做准备。孩子上学,晚上由朋友推荐的朋友照顾。太早弄好术前的准备了,护士就让我吃了4颗强力止痛药。结果前一个手术延迟导致我的麻药错过了最佳时间,药后等到四个小时才轮到我。药后1.5小时的时候我眼困得睁不开眼睛,药后四小时做手术的时候我已经很清醒不困了。
      & |. G5 c, j* o
      4 K1 p  f  @" `$ Q# d1 @1 R我先做了腰椎麻醉,在这里要表扬一下加拿大麻醉医生的技术真的非常好。跟着做全麻,因为已经过了困的时间,全麻进入状态的时间比医生预料的时间稍长。全麻手术后的痛不是一般的痛,需要每几小时吃止痛药,一痛就按键静脉喷吗啡。后面我会提到。
      * m1 F/ @2 c+ b8 A% m3 e, ]# K; K5 A9 B
      手术做得非常成功,很感谢一班经验充足的医护人员,他们的医疗技术真不是吹的,从手术后恢复的快速时间就能体会到。醒来时会有医护人员摸病人各个部位,看病人的麻药效果褪了没有。有感觉就把病人送去病房。这里的麻药褪的快,伤口会愈合得快些。
      2 g* ?. F7 i' \9 A1 c6 E6 Y( n
      6 k- h9 s: G1 T+ r( X4 W护士把我推到一个三人房,邻床一个外貌善良的白人老太太对我说了一两句祝福的话,正是这位白人老太这几天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旁边的是一个第二天就出院的体格强壮的南美女士,特喜欢强劲的音乐,晚上用手机放床头听音乐听到深夜2点,声音不大,但因为只隔着一个布帘我还是能听的清楚,我手术后虚弱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在音乐声中迷迷糊糊地沉浮,不能喝水。0 [3 h; B& s$ c; h# b: u6 D
      + ~4 Z3 I" w( o  c' Y# Q2 E
      术后的恢复过程
      ) h- a' f' v+ V0 c, }  L& ~5 ?' D如果伤口痛就按手上的吗啡键,吗啡进入静脉。六小时后可以喝少量水,但由于我已经缺水一天半了,我就狂饮了护士给的一大杯浮着冰块的冰水,并且再要了一杯。护士说不能喝太多,但我口渴得实在受不了,照喝不误,结果第二天在空腹吃了多次止痛药后就胃部不适狂吐。我一口气狂喝了三杯大冰水后几小时,护士每几小时要看着我吞下一堆止痛片。+ s) b' a% G8 g

      * p- i; Y9 A7 G. i- N1 y' B% s同病房的说他们也这样,北美不能让人觉得有点痛,痛是不人道。护士反复嘱咐我一痛就按吗啡键,不要忍着痛。因为我喝了几大杯冰冻的水加上不停空腹吃止痛药,狂吐很辛苦,吐得眼泪都出来了。我拒绝吃止痛药,护士吩咐我一定要用吗啡。
      ! X) j6 b9 g3 l0 n# p/ v" y) F# f9 e( R1 J) B
      虽说有护士照顾,但护士人数明显不足,白人老太就从中对我起了很多帮助,例如帮忙叫护士,把我的情况反应给护士。手术第二天是身体变化很大的一天,午饭时间我饿的头都晕了,还滴着很慢很慢的点滴。午饭护士送来了一大杯浮着冰的冰水和几十毫升的果汁,我喝完后浑身发冷冰冻还有点晕。看看临床体格粗壮的手上很多毛的南美女士的体格我明白医院是按北美人的身体标准制定的伙食。
      1 J/ o0 j# w% V+ m8 p" a$ }+ N1 ]) j2 K4 M
      护士还热情洋溢地称那杯浮冰的冰水为纯净水。晚饭除了冰水和一口果汁外还多了一小块啫喱。吃了晚餐后我更冷更饿,饿得受不了。护士一量血压,我看到是低到93和58,我问护士是否低了,护士说是的,你可能明天出不了院,还得再住一天观察血压。我想我这身体素质还有这状态的,通过护士允许后,我连忙打电话给照顾孩子的朋友的朋友,叫她给煮一些瘦肉水,什么都不要加火速送来北约克医院。
      " Y# [7 X/ W( H# e
      ' D* E& h0 X5 k5 j% n0 }半小时后她带着孩子来了,说瘦肉水才煮了十分钟,怕我晕了,先拿来。我倒杯子里果真是瘦肉水,没有肉,我吩咐她不要带肉医院不允许。她说不停车太久要和孩子离开。我不敢热喝,把冰块放汤上面,汤很快凉了,凉了我才喝,喝了好几杯。很快我不感觉冷了,而且我开始恢复体力。两小时后我觉得很好,要求量血压,升到112 65,不是低血压了。4 G, ^: n+ C& H  U( S( U

      0 |% c/ T1 Y$ y' K很感谢那一大壶的营养水,让我在睡觉前一切恢复了正常,然后一睡就是13个小时。昨晚进来一个不停咳嗽重感冒的病人在我旁边我都不知道。老太早上告诉我她一晚上都睡不着,我邻床病人咳的太厉害了,白天老太总是问她:你好些了吗?8 K9 Z% I- L* ]+ j

      + K. V1 m0 {/ C* ^邻床转来的病人手术也有一些天了,因为她同房间的病人没法休息,几天后转来我旁边刚出院的空床,也好,人家也有能休息的一两天嘛。这个白人妇女咳的这么厉害还不戒口,顿顿吃家人从外面买来的咖啡,炸鸡肉汉堡,邻床病人咳痰音让人浑身起鸡皮。( f6 U2 j4 U) I9 a, P2 a9 u
      , ]8 ]- t& |3 ?
      我对面的白人老太是因为手术后三周伤口依然感染严重才回医院再治疗的。医院已经吸取了经验出院时给我开了一些消炎药让我自己去楼下药房买。旁边的那个白人女子不知道为什么,手术后病情一直很重,不停鼻涕和重咳嗽,医院只得让她住到不病重为止。虽然床位很紧张,但也不能扫她出去,她出事了医院承担不起。白人女子之前的南美女子体格强壮,手臂能有我大腿粗壮,身体非常棒,又乐观,出院是意料之中。2 O1 f7 C! ^5 V) m- z: w

        j  I0 w" d3 E今天我起床后就不停走动,医生察看伤口说我身体恢复很快,今天可以出院(星期四),我感觉我手术做得很好,身体也恢复得很快,感谢家人和朋友们的祝福,感谢那班认真细致的手术医生和护士,感谢加拿大。: q- g6 f9 t. i
      9 {* i1 H0 u* @! v( \5 X' k
      病房里病菌感染很快,现在我也开始出现了感冒流鼻水的状态。我估计我感冒不会超过12小时就会好的,因为我感冒时间不久就会痊愈。于是我今天吃了一顿丰富的午餐,白人的分量,吞那鱼三文治好几小快,果汁,肉和汤,红茶。7 Z1 {& G& j! `' Z

      5 _& u* d( y: ?& T: |希望我的手术过程能帮助到一些人的朋友,需要经过哪些程序,遇到哪些该避免,如何做才更好。本人没有任何其他的念头,只是摆出来仅作参考,如手术前服用术前药物的最佳时间是1.5到两小时。不要喝暖汤,要喝凉汤,否则不利于止血。我是汤加冰块,不热不冰就行。这里的大医院手术后就算大手术几天后指标正常就让回家疗养,因为床位问题下一位病人需要,以及没有太多的人力来照料指数正常的病人,所以除非手术后有情况才会让你留下来。- [4 C& S. s' E. Y! |
      - N% V* h4 S2 r$ 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askey网络旗下新传媒公司

      GMT-6, 2018-6-22 09:05

      工作时间:7x24小时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306-262-7879 活动洽谈:306-881-9258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