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2|回复: 0

华裔妈妈亲述二代移民心路历程:抑郁过后学会接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 19: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0122_15166469254749.jpg
" w+ P& D- j2 |! m& b9 T- l3 }. d) G' `
      随着时代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出国留学或者移民。近年来,移民海外的华人越来越多,但是换了一个新的环境,你会发现这与自己原来的生活完全不同。今天,我们就来听一个华裔妈妈讲述自己作为一个第二代移民的心路历程:: R) z) M" x* F1 K- k
1 n" J# J$ ^5 X( M
  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就是关于吃的。在认识的所有人中,大家都很喜欢吃东西。我在学校的第一顿午餐就象征着我融合两种不同文化之旅的开始。
+ p+ S0 s& B' w& |( o7 S
; K% h, h; g  ]/ ]$ B' g; A  兼收两种文化
* M& z+ h$ h, G7 w  \$ l4 A; ]) _# i! y: K3 O; E' c6 f7 R& p5 i7 h
  当时一些班上的孩子会问我“额…你吃的是虫子吗?”然后我回答“不是,这些是上海的炒面条,非常好吃”。+ d' P2 U& }: t/ @; |( J  a
5 |# k; {% p8 b6 X0 k
  还有一些会问我“你午餐吃的是青蛙吗?”我回答“不是,这只是我妈妈用竹叶裹成的粽子”。
; L4 E# s+ ^- w5 v" ?- @7 T* _  y( B
  在第一周结束的时候,我告诉妈妈午餐想吃火腿三明治。
0 O4 N+ J8 K% |' V8 l5 @# O+ l5 v/ ]3 ]3 p+ t' {6 o
  我是一个出生在温哥华的千禧一代,成长于一个以白人为主的社区。我的父母在70年代从香港移民到加拿大。成为一名中国人是我在认清自身时最重要的一部分。刚开始上学时,我发现自己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样,为了避免成为大家的焦点,在学校期间我会带着“白人帽”(white person hat),回家后再脱掉帽子和鞋。! _/ u9 ~; V* n* `
  Z. i1 l0 W9 S8 w- u' k
  在学校,我和朋友都讲英文,吃三明治,一起庆祝像情人节和万圣节这样的节日。但是在家,我讲粤语,吃米饭,庆祝像新年、中秋节这样的中国传统节日。除此之外,每周六早上,我都会去一所中国学校学习。所以,基本上,我有着两种身份。
4 I2 ~: K: H. q/ R' r+ J- O1 y$ j' \8 B8 K- W$ D" R, w
  开始排斥中国文化- U. c& V6 r$ E4 o# X- y

4 s* D  e1 F, v* m' m7 N2 v  H3 d' D  后来我慢慢长大了,等我十几岁的时候,我慢慢了解了流行文化的趋势。然后我开始看美剧,听美歌。! R. b$ J" c) M! I% y
, \9 O. H( U7 J. ], @& l

  ^: O; A. Y0 \ 20180122_15166468995878.jpg
7 V: `; i8 \# \
$ {; m$ S% g- p3 i6 k5 F! U) \. o9 i等进入高中的时候,拒绝中国文化的意识已经达到顶峰。我会把我不受欢迎的原因归咎为我是一个中国人。就像是我的文化阻止了我跟其他男孩在院子里一起喝奶昔(当时很多人称大部分亚洲人都有乳糖不耐症)。! b3 H# C6 i- h% [& z
" ?* E2 L9 Y2 b% N' K2 Y. H
  我想成为一个拥有蓝眼睛金头发的外国人,就像是Dawson's Creek里面的Jen或者是90210里面的Kelly。但我看起来不像任何一个辣妹,除了IMDb电影里的那个怀孕的朋友,她还是个日本人。# G" I9 T) L( i

  ^9 m/ L. P# z( [6 G  P  L/ T  除了丢弃了我的文化,我与父母也开始渐行渐远。我总觉得和父母之间有代沟,也存在一些例如在讨论青春期、精神疾病、约会、流行、身体形象和友谊等文化和语言方面的障碍。所以,我很少会与他们分享,甚至在这段时间里一直与完美主义,抑郁症作斗争,出现饮食失调和自我伤害的行为。# l. W; k1 {8 Z: j) h8 Q: o

, H9 w# R2 ?+ o! w! q  但不管怎么说,在数年来用过几十瓶头发漂染剂和数十副隐形眼镜后,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开始学习由内而外地爱自己。在校园里,有很多跟我长得很像的人,我当时学的是理科,我们大家都像打酱油似的聚集在一起,和其他有类似经历的人见面让我觉得我就是我。7 I$ m9 i7 n1 \/ W$ {+ T
  Z" {' V" M. v) Z$ V& v( E% R- J
  我不再在两个不同的文化之间挣扎,而是把自己定义为既不是完全的加拿大人,也不是完全的中国人。我被授予一个挑选我所珍视的一切的机会,而这种观念上的改变使我获得了力量。我意识到我可以同时拥有加拿大和中国的价值观,因为那正是我自身的独特之处。以后我的身份可能会发生改变,但是是我自己决定改变的方式。这一段也是我的“自我发现阶段”。$ m2 g0 i, u7 t1 T6 E+ P; T

: {2 \9 P/ C4 I/ c. R  学会爱自己,接受自己
; p* H' v* |' t: x' r( [, A9 v8 h& W) i. q3 V- R, X- y5 x
  从此之后,我学会了如何爱自己的身体,拥抱我作为中国人的每一个方面。爱自己的黄皮肤,爱自己的黑长直发,低于加拿大人的身份和我的眼睛。2 T: a2 x; A& Y$ P0 K6 p+ x0 ?
/ g! X4 T# Y6 F0 S
  在这段时间,我和父母的关系也发生了改变。我告诉他们我的精神健康问题和饮食习惯。为了这次谈话,我对加拿大和中国的影响进行了探讨。加拿大的教育教会了我关于精神疾病的知识,并给了我知识和勇气,和我的父母讨论这个问题。我的中国教育则给我灌输了我的家庭价值观和对父母的尊重,让我有信心知道我的父母永远都在我身边。  J8 `2 M! K, N6 E% D
/ k- O; v/ h! m, k

+ E! t  m) Z5 L$ Z 20180122_15166468831078.jpg 0 e0 A" @7 N2 j  \) R7 L
3 E& i- G: K7 v, R3 U' d, b
同时,在这个阶段,我还认识了一个能完全欣赏这段旅程的人。我的丈夫也是一个加拿大华裔,生在温哥华,长在温哥华。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有着相似的经历。我们互相说着中国式英语,和父母以及女儿讲粤语。我们希望我们的女儿有权利知道她有选择来定义自己的文化,与我们分享她的旅程。她的身份是由她来决定的,但我们也希望通过向她灌输我们所接受的中国和加拿大价值观,来帮助塑造她的旅程。2 j+ S* M  X3 m( s$ Y

! t; V5 C& N" D* T# U( O; l& ? 20180122_15166468681733.jpg
" I2 c& S( K- N0 n8 Q
9 V3 @7 \; Z  e3 Q/ P和孩子一起保护中国文化- a2 \. j' o( }; I  N$ ]
! @8 `* w7 ~+ B% i
  当我成为一个母亲的时候,写作成为了我的一种治疗手段。我在网上搜索了各个加拿大华裔妈妈的博客,她们和我一样,都在努力与孩子们一起保护自己的文化。结果是有限的,但我确信其他妈妈也有同样的感受。8 Q0 `1 \# [7 a

1 ]& j) ?3 b/ i0 m  之后我开了一个博客,记录下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这样当我的女儿长大了,就不会像我和我父母那样谈话比较艰难。我希望和她分享我是如何来爱我自己的,这也会激励她今后这样做。. L, R- p( I5 ^( k+ H1 r( r

: {' F' {0 {/ U* R'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askey网络旗下新传媒公司

GMT-6, 2018-2-19 23:46

工作时间:7x24小时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306-262-7879 活动洽谈:306-881-9258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