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7|回复: 0

加拿大华裔:儿子遭遇校园欺凌 我是这样教育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0 10: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34830o1b.jpg
' _0 ]" v) C" i8 f2 T4 o1 D
% A; h- I9 s& G0 i  S. s5 A我有两个儿子,大宝十岁,二宝七岁。; s6 R6 ?# Y+ ~3 U% r* L1 Z
7 ]4 ?6 `! G& R" J% n
老公是个性格温和的人,自然希望儿子们性子也是温文儒雅的,我也一直这么想,谁不喜欢自己的孩子像小羊羔般的温顺呢。但最近几年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和老公的想法有些改变,事情的起因要从三年前二宝上Junior Kindergarten 时说起。
7 x8 M7 ^; e' B3 `/ H* t: H. I7 l; W: F1 L7 g
大宝在四岁前上过Montessori School, 受过中英文的培训,所以上学前小班时语言能力比较强,加上性格开朗,一直在学校顺风顺水,颇得老师的宠爱。二宝呢,性格和哥哥完全相反,很内向,不爱说话。二宝去Junior Kindergarten前送的是家附近一个中文幼儿园,所以一直只会讲中文。二宝十二月份的生日,本该晚一年上学,但是考虑到学校离家近,加上上幼儿园费用也高,所以我和老公决定让二宝早半年入学。/ K% |6 x  V" U

# I. q) `& ?) z" y第一天送二宝去学校时,我还是有点忐忑不安,毕竟他是班上年龄最小的一个,语言能力又很弱。那天我特地去得早,找班上老师沟通了一下。老师很和气,说班级里有会说中文的助教,让我不用担心。
1 f3 t5 F/ L! i- Z1 T/ x; ]1 |# Y, N( i, [& `, y
日子过得很快,一下子一个月就过去了,二宝似乎还算适应,我也就慢慢放下心来。
2 V/ N% U) d7 n7 p' P  X( W( h! F  C' k3 _) L
慢慢地,到第二个月时,二宝开始有点吵闹了,每天早上送他去学校时都像是去刑场地似的,哭哭闹闹地,或者到了学校总是可怜兮兮地说:早点来接我啊!我天天送完他还得赶着去上班,也就没有精力去想他为什么这样。终于有一天早上,他大哭大喊着死活不肯去学校,我着急着上班要迟到了,把他塞进车里就送到学校去了。放学我接二宝,我看天气不错,就没开车,让他跟我走路回家。
8 a) q' ~0 o/ I+ M3 ^- H7 d7 }5 O
$ E4 ^& v- Z$ t, ?一路上二宝都气呼呼的,一句话也不说,问他话,他也懒得搭理我,快到家门口时,我发现他居然尿裤子了!他从三岁以后从没有尿过裤子啊!我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决定跟他好好聊聊。0 x6 [' F3 F# W( t, c5 V7 {+ U

2 N' y3 O7 s+ H( k, B6 z" G0 y9 g) j( u8 V0 G  r+ R6 }' T# b
4 y# j! |$ t/ b+ F/ R# z& X
给二宝洗漱完了,他看上去依然还是气呼呼的。我问他:今天在学校不高兴了?二宝点点头。我慢慢引导着二宝,让他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孩子毕竟小,说了半天才说清楚有个学前大班的男孩总是在课间休息时在背后推他,弄得他好几次都摔在了地上。有时那个男孩还会偷偷地打他,抢他的东西。二宝说那个男孩还打别的同学,他试着告诉老师,可是老师们都听不懂他讲什么。* q0 u5 p- t6 X9 t! h

; L; A/ N- r( F% V6 ^; c% {# y“我不要去学校了!”二宝哭着说。( i4 O# K9 u3 F. _2 w3 S

/ \/ F5 M! Q4 q- I我感觉到了二宝很怕这个男孩,并有了深深的恐惧感,我的心像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硬生生地疼,我觉得事态比较严重,应该尽快向学校反映这个情况。% [, g6 c! Q) }. y" E& H- x
% @! y' G+ ^: N9 A
第二天放学时,我找到了老师。& o  _* Y5 D* S# @0 R$ D, i* y
% k) B& R7 m7 X! R( n
我说,二宝已经很害怕来上学了,因为学校总有个男孩欺负他。
- T. T2 J- L0 d7 W& L  i+ q) p; s2 n- H
老师听了二宝的情况,大吃一惊,说没想到这个事情已经影响到了二宝厌学,非常抱歉,并找来了那个讲中文的助教。助教是个年轻的女孩,一看就是香港人模样。果然不出所料,助教是这里长大的第二代,只是能说些广东话,对国语完全听不懂。, H/ I' v  c1 _5 ?8 E; N
) m1 ~+ a# L  [
5 b1 \* Q7 n4 O
134831vPd.jpg + O, Q; y1 ]4 b. r

/ X/ N3 T5 e, K% a7 {9 x' i助教说二宝试过要跟她说些什么,但她根本没听懂。我问老师知不知道这个男孩是谁,老师若有所思,说:我们大概知道是谁,他是上个月刚从别的学校转来的。我们要保护每个孩子的隐私,不能告诉你他是谁,但是你可以去找校长去看看。我们也会盯着那个男孩,让他尽量不要接近二宝。
) O7 Z7 p' b& W: F3 |5 O. p7 \, H' Q/ }8 a$ |
老师和助教的态度都很诚恳,我本来一腔怒火,看她们这样倒不好发作了。7 R, b! M, e6 h2 D7 u2 `# R" u2 h; M
; c- a' h& a9 S# O& ]8 F) g
回家和老公商量,老公觉得有必要见校长。为了慎重,也为了尽快解决问题,第二天我们俩都特地请了假,一起去找校长。2 p% l; p8 w. S! Y: f) s! t" n

( t  V4 p/ B$ ~8 B+ F- p校长听完我们的投诉,不停地给我们道歉,说一定会调查这件事情,并尽快给我们答复。
& O$ l* q+ m9 V! _: F0 ]
. k% d( I% b$ S  f4 D校长办事很靠谱,很快就给我们回复了邮件,说这个男孩刚从别的学校转来的,确实经常欺凌弱小,已经有好几个家长都投诉他了,目前学校正在和这孩子的家长联系。2 e6 }% O! e. T7 S7 T0 C
, X+ t( G9 h9 a7 t8 b: ^" W3 m: K8 r
我从那个男孩的姓名中猜测到他父母可能是中国人,心想着自己私下找那男孩的父母谈谈,毕竟都是中国人,可能比较好讲话,于是我试着问校长男孩家长的联系方式,校长只是说男孩的父母是越南人,并再三申明其他的信息就不能给我们了。我和老公有点失望,同时也很欣赏学校对孩子隐私权的保护。/ d5 W, A% S; P* P; J% k& g8 Y

( s4 T: n- F9 n  _& m事情有了眉目,我不管二宝听不听得懂,把这件事的进展都说给他听,并告诉他,如果这个男孩再欺负你,你只要告诉老师他的名字,老师就会帮你的。二宝似乎完全明白了我说的,顿时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情绪好了起来,再也不闹着不去学校了。偶尔地,二宝回来还是会说,那男孩今天去抢别的小朋友的东西了,明天又把谁谁推倒了,这时我会对他说:记住,如果他推你或打你,你一定要打回去,打不赢也要打回去,你不能总是指望老师保护你。# @3 [% b! E2 d: h& \

# w3 W. N: v) }& M过了几周,校长给我们发了一封信,大概内容是经过学校调查,那个男孩确实有很严重的欺凌弱小的行为,他转到这个学校来也是因为在以前的学校欺负其他的同学,家长怨愤很大。现在学校也决定让那个男孩退学,建议家长找更适合他的学校;或直到证明这孩子心理和行为正常,没有“恶霸”行为后再复课。
$ K. m# }) \+ z, t5 M9 H; f8 h! t, Z1 [# J! O6 w2 t
事情终于得到了很好的解决。我和老公都非常感激学校对这件事的重视和积极有效的工作。
! z( |% D5 `' k3 x8 s$ v
' C# Q5 b+ a+ H) }% `! d现在二宝已经七岁,对以前发生的事已经不记得了,现在也没听说他被人欺负了,可能是他慢慢长大了,处理同学矛盾的能力也比以前强了。经过这件事以后,我非常留心大宝、二宝和比他们强势的小朋友一起时的反应。我的心情很矛盾, 我既不希望大宝二宝欺负别人,也不希望看到他们被人欺负。看着两个越来越越大的儿子,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养儿当如狼,还是当如羊?0 H1 j# Z& i8 D  h1 y
- _8 z: X; @$ X. d% D% {, x4 w
早年看过贾平凹写 的小说《浮躁 》,具体内容不太记得了,只是还模糊地记得一些情节。, L( w2 T1 |  K

# \, C, g; u, m& r小说里一开始说的是金狗被妈妈当个拖油瓶嫁给 了村里的一个老汉,老汉是不太喜欢他的,金狗也是不待见这个继父。老汉的亲生儿子软杮子,经常被村里人欺负,每每这个时候,总是金狗挺身而出保护家人。这对继父继子虽互不待见,可是继父却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这个继子,感叹养儿当如狼,千万莫如羊。
8 t6 a# Q' Z% ]7 A9 v8 k" e: r$ z
不知道为什么 ,这句话我至今都还记得。
4 y, [3 v: g" B# W+ z. h6 `5 H2 g. t) Y
说实话,我心底是希望我的儿子们有点狼性的。
0 Z' |! g* V. C0 g& j- L, x* ?$ n5 d- |
我希望我的孩子们是有羊性的狼,谦卑温和,不恃强凌弱。% T3 Z2 g) U" W, ^

' Y  x; f, [6 [* t3 D+ t  |! s有句话说, 一忍,再忍,忍无可忍!这个“忍无可忍!”是需要韧性、力量和实力去实现的。被人欺负时,有能力保护自己,有能力反击回去,并让对方不再敢侵犯自己;若是让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踩到自己头上,除了嚎哭,无缚鸡之力,那是可耻可悲的,小到一个个体,大到一个国家,不是这样的吗?
( B" G% L& n5 j' @. ?4 F0 P# ?
  f  K3 ?+ E9 X1 J" \' 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askey网络旗下新传媒公司

GMT-6, 2018-2-19 23:50

工作时间:7x24小时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306-262-7879 活动洽谈:306-881-9258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