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8|回复: 1

我在加拿大医院做临终关怀志愿者的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7 10: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申请志愿者
+ b" t. f' J9 X
  H2 r0 L7 z" Y% V一直很想做志愿者,而且我从一开始就明确了想做临终关怀志愿者。网上很快就搜到了Nova Scotia Health Authority 在招募这个职位。网上填写申请表格后,很快收到邮件回复约我第二周去医院面试。* |% A' P; T9 b

9 D1 Y0 ?. O$ d, \8 ^+ W1 e9 Y面试的重点是我为什么选择做这个志愿者以及我的经历。基于我的背景和经历,面试人员很委婉的提示医院里有很多志愿者岗位,并拿出厚厚的一个文件夹让我慢慢挑选,我从头看到尾,告诉她我还是想试试做临终关怀,尽管我知道这个挑战很大。工作人员非常NICE,告诉我如果后面我觉得有任何不舒服不适应,随时提出来,他们可以做调整。
. \' ~% m# f& ]  Q8 A+ t, M  s: t# K0 t& e0 M: M* Z- G& C
面试后做了犯罪记录检查,第三周参加了一个志愿者介绍会议,明白了很多作为志愿者应该懂的原则、规矩。接下来就等邮件通知了。耐心等了一个月没有任何消息,中间我反复写信问最初面试我的工作人员以及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人员,多数时候感觉石沉大海,更让我懊恼的是在约定的时间赶去医院做一对一培训和交接,竟然被放了两次鸽子,当时对这个志愿者工作以及医院的管理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和怀疑,以至于一度想要放弃。
5 J# K# c% Y/ p8 x3 D
* M, i. i& H% ^# c最后才明白以前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人员辞职了,交接出现了问题。前后耽误了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有时候想想佩服自己的坚持,估计很多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就不了了之了。" |' V( |5 N5 g/ z* X9 j: a

( n9 U# b5 Q$ S5 V8 W* e开始第一次的志愿者工作了,我跟班一位比较有经验的志愿者,是一个在出版社上班的大姐,有多年在社区服务做临终关怀的经验。医院有一层楼的一半是专门作为临终关怀病区,在里面的病人一般最多只有6个月生命,大部分的人来到这里可能只待1-2周就离开了。& D7 A" w& u; x- q

9 S  f. L. f) G! F1 r+ E5 }; I, q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类型的人群,心里很有一些忐忑和不安。病房里其中一位爷爷估计有7-80了,稍微显得有些神智不清,但看起来脸色还挺红润,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悲伤或者痛苦。大姐劝说他老伴去医院的阳光病区(一个专门为病人和家属设立的休闲娱乐区域)做做按摩放松一下,我们留下来陪伴大爷。大姐和他聊了很久。- K& r7 N2 c% D' ^

" ]* s7 k+ F7 w+ ?3 `- d& kNova Soctia这个地方真是很小,两个人聊着居然聊出了熟人和亲戚。由于他们说话语速快,而且大爷说活有点含混不清,他们的聊天我只听懂了一半。心里暗自为自己的语言担心,如果后面我一个人上班听不懂别人说什么那可怎么办才好。不仅仅担心语言,更因为到加拿大不久,对这边的文化习俗不甚了解,很担心说错话、不懂怎么适宜的接话和安慰人。
) h2 f8 Z4 F$ L9 c. }8 s9 _9 \
8 H* ?% M3 L, P二、第一次的冲击+ t/ [% y" k0 ^* [

* i2 L6 i! G& |8 [ 继续跟班出版社的大姐,感受到了第一次冲击。
$ N( t0 }+ H% O1 C1 t9 p& g; a* W0 s0 ~8 q8 k
那天我们进了一间病房,房间一角两个8、9岁左右的小姑娘坐在陪伴床那里玩手机。看见我们进去打量了一下,继续看手机。病人坐在病床上,背对着我们,旁边站着的应该是他老婆,大概有70岁左右,一脸愁容,两人有点像菲律宾人。看得出来阿姨正要帮大叔往后靠,但她力量不够。
$ T' y) I0 R2 c. o+ N/ O# W* V
# t* b% _. X  F" Q% H$ O- A' W出版社大姐问她需要帮忙吗,她说需要的。于是大姐就帮着一起拉着大叔往后挪。大叔像纸片人那么薄,佝偻着背,穿一件旧旧的蓝得发白的T恤,整个人蜡黄骨瘦如柴。当大姐说要帮忙时,我愣住了。因为换做是我,我是不敢和病人有这种身体接触的。我还没办法做到这一点。看得出来大叔很难受,大姐问阿姨怎么做会让他舒服一点,阿姨说轻轻按摩一下他的背他会觉得好一点。) M7 Y8 ~$ d' X

( U2 g2 O) H9 t* m2 q于是大姐就用手一遍一遍的抚摸他的后背。整个过程大姐也弯下腰躬着身子,语音非常柔和低缓,看得出来阿姨很感激。但大姐去扶大叔和抚摸大叔的背这一幕,震撼到了我。; Z* M3 g, @% u" j

9 n4 Y, Y3 K6 O/ E! u人在正常情况下都会抗拒和陌生人有身体上的接触,而面对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毫无顾忌的去扶他并给与肢体和语言上的安慰,我在这个阶段真的做不到。这甚至让我怀疑我是否有足够的勇气继续下去。大叔的佝偻瘦小的背影到现在也一直在我记忆里。第二周我再去医院,那个病床上已经换了新来的病人。。。。。' J& S7 o- N7 l$ L( o6 t% @7 t
- e+ r6 K# B1 w% M' E+ M$ w* Z/ Z
三、 一对年轻的恋人" V$ n1 w, J& D; S; P; h

: u9 A- W0 T- z$ y* V不知为何我总想起这对年轻的恋人,尽管我对他们完全不熟,我甚至都不记得病人的样子。' _/ s; M% e' `, `' [

7 E7 d. g9 D5 I1 [4 u/ i+ G女孩子是病人,她的容貌我一点都没有印象,我只正面见过她一次,甚至都没仔细看到她长得什么样。为何我又对她记忆深刻呢,因为她应该是病区里最年轻的病人,而且我每次去,她的男朋友总是陪在她身旁,我没有见到过她的其他探访者。男孩子我见过几次,话不多,中等身材,长得比较敦实,给人一种可以依赖的感觉。
% y0 J3 w. h& A) M0 C# k- Q* Q: R) p
& t2 X' _8 m2 N# _+ F6 W每次去病房他总在那里,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他总是淡淡的说不用了。我想他们的世界里应该只有对方吧。不离不弃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 ?7 t0 s5 s/ i, e- H
; d/ Z$ c$ v# \, _% n他扶着女朋友缓缓走在医院走廊的的背影深深留在了我记忆中。我不知道女孩得了什么病,也不知道她病得有多厉害才会转到这里,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只是当看到她像个正常人一样坐在病床上,男孩子帮她递水的时候,我产生了一种假想,她只是动了一个普通手术,他们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 g5 D" y1 B1 ~& E  _% V, G( A" l' \' F" Y% U' B% L& h
女孩子已经在医院待了4周了,希望下周还能见到他们的身影。, n+ ], }1 ]  M: R/ p
4 m5 F$ ^# N& w1 _
四、加拿大的临终关怀病区
2 T2 ]) u' F" b+ a( a" U5 O
$ N' [7 P7 m  L# A, D1 f6 X由于加拿大的公费医疗,每个人都享有同样的医疗待遇。我做志愿者的这个医院是整个Nova Scotia省唯一有临终关怀的病区。病区设在医院的7楼一半的区域。这栋楼已经有相当的历史了,和国内医院的宽敞、明亮和现代化比起来,这里的硬件条件还是明显差一些的。病区一共设置了10张床位,应该说还是远远不能满足需求的。我现在还不太了解什么样的病人经过什么样的程序可以来到这里。尽管有相当一部分人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不愿在医院,就想在自己家里离开,但来到这里的病人其实又是相对幸运的。; E( d+ c3 f0 U( X6 b/ j

. m) b* T" j& }7 U: r这个病区除了病人的病房外,还有一间专门的房间放了一个按摩理疗浴缸,这是特别为病人准备的。另外还设有家庭室,休息室,会客室。还有一个小厨房供所有的病人及探访者免费享用。牛奶面包咖啡是随时保持新鲜的,锅碗瓢盆、各类调味品、各种厨房家电也是一应俱全的。( o. O2 w. ~- i- }8 B
1 d6 I1 r* u5 `& l) [4 t3 v
这些房间布置得就像一个家一样。我特别喜欢休息室,除了俯瞰整个城市,在窗户边还可以看到大海。我有时会静静地一个人在窗户边站一会。休息室里有一个老式的挂钟,还有一台老老的钢琴和琴谱。家庭室里放了4-5张小桌,亲属可以在这里聊聊天、喝点咖啡、听听音乐。也可以坐在沙发上打打盹,或者从书架里取一本书看。家庭室还给孩子们准备了一些小玩具和棋牌,孩子们可以玩一些益智游戏。我们和家属的聊天通常会在这里进行。( x. o" M% D/ {0 ^
  v: s; ^# O  m
隔壁的一栋楼(可以坐电梯到达不用走出去)里还专门规划了一个区域叫做阳光房,为病人和家属提供各类休闲娱乐活动,包括理发(备有假发可选)、化妆、按摩还有几种我还叫不上来名字的舒缓治疗。同时每周还有画画课,有无基础均可学习,医院准备所有画材。
" b: C0 c6 r% K0 O* K/ y* J2 a" f: t/ c/ a; _' ?& f
门外的公告栏上贴出病人画的那些画,看到那些画让我对活着更有感触。我们作为志愿者会向病人家属推荐这个阳光房,鼓励他们来这里放松和舒缓一下。长时间待在病房,他们确实需要一点自己的时间放松一下。家属有时会放心不下病人,这时我们就告诉他们我们会留下来陪伴病人直到他回来。有的病人和家属会很乐意接受,有的则不愿意和病人分开。我们的存在就是告诉他们,我们可以陪伴在身边,有需要我们会尽量帮忙。. R1 l% M  e- Y4 t0 F8 m" M

( i' \+ T& L& X6 s我做志愿者之前有个误解,以为临终关怀只针对病人。后来才知道除了病人,亲属和朋友也一样遭受创伤,体力和精神双重受苦。所以我们服务的对象包含了病人和他们的亲属。一定程度上说亲属更需要释放他们的情绪,他们更需要别人的倾听和安抚。有的话不一定愿意对熟悉的人说,对志愿者他们更愿意敞开心。值得一提的是,在申请这个工作的时候,如果申请人在过去一年内有亲人离世,是暂时不会接受他作为志愿者的。我在申请时除了表格上有这个问题,面试时工作人员也专门询问了我这一点。
( C3 A7 w8 R7 q# _$ ^* G
' b6 h' T+ A4 a五、 在医院度过80岁生日的陪护老爷爷- q6 q1 e/ d: T* d0 A( |

" M' F5 T, o1 z) M* p" ?6 s& p) `月初的时候跟班了一位曾经在医院做护士的退休老奶奶,应该有70多岁了,精神非常好。她很耐心的给我讲了很多在医院的安全注意事项,尤其提醒我在每次进病房前注意看病房门口是否贴了黄色警示标签,看到那个标签任何人进去需要穿上防护服和帽子手套,做好防护准备。
) t& H6 |: e  j) w
  ]! |# a0 I# u5 p2 \这位老爷爷是我上个月跟班护士奶奶的时候在走廊碰到的。从病房出来碰到这个非裔老爷爷,他们很熟络的打了招呼。老爷爷的爱人在这里已经有一些时日了,我大概知道一点她的情况。每次上班前都会先看一下志愿者办公室的白板上前一个志愿者留下的note,会提及每位病人的大概情况。  W3 z, |  g- ?( @

% I; V) B; S# M, R3 O7 x) {" G这个病人之所以给我留有印象是因为上面提到病人一直有家人陪伴,家人都很nice。他们是个大家庭,我曾经在厨房里见过老奶奶的女儿、儿子,很礼貌、和气。我从未曾进过老奶奶的房间,因为每次她的房间里都有家人在旁,他们如果需要我们,知道可以在哪里找到我们,这种情况一般我们就不会再去打扰了。
' j- p4 i: Y* ?, J, p% q4 n
+ X* f5 p! l/ Q* e在走廊里聊了大概有10来分钟。老爷爷中等个子,穿了一件咖啡色的小坎肩,说话带着一点点非洲口音。他说很感激来到这个病区,这里的护士非常体贴,护工每天都来给病人换床单被褥,房间也很整洁,“I am glad we are here"。这时有个护士从我们面前经过,对他说了一句昨天的party真不错。
( `4 U% ?0 J% _9 E4 B2 f) z! ~, E
老爷爷腼腆的笑了,说 “昨天是我80岁生日。”说着他突然伤感起来,说很快就会只有他一个人回家了,以后就要一个人过了。虽然孩子们也会去看他,但他得习惯一个人生活了。他说这些的时候微微低下了头,声音很轻,很是无奈。我的心仿佛被什么拽走了,空空的。& P& u8 M$ A% D" @$ g. m* j. F% V1 ]

3 S2 j( g3 P+ Q9 Z上周去了医院,看了白板上的名单和note,我想老奶奶应该走了。走廊里老爷爷的话还在我的耳边想起,希望他好!$ d; [3 F" w; W  H8 Q9 `
3 |1 B6 G# J- Y' e
这周开始一个人上班了,加油!(2018-04-24)/ O+ ]2 I3 _  W, C5 D4 z

  H7 i% k/ }  W7 N& I& D1 k+ u六、一个人独立上岗0 b; h6 I8 U( ~) M

( T: w% m+ f) a1 E# Y上周开始一个人独立上岗了,第一天就给我来了一个大大的Shock。( Y) K$ t8 ~/ @+ y! `9 Y
4 w' [  U0 P8 I- s( Q( R1 l) H
早上去护士站拿到当日的病人名单并阅读了白板的病人Note后,我就敲门进了一间病房。进去的第一感觉是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之前跟班的大姐给我说过她有次进病房闻到了死亡的味道,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心里有些不安,不知道自己遇见会是一种什么情景。
5 h' d6 f6 ], Q4 y* F8 O! J* t
. H2 n; G# O  O结果第一天独立上班进的第一间病房就让我体会到了,让我不寒而栗。床上是个老奶奶,不想在此对她做过多描述,只是刚进病房,看到她的那一霎那,我就感觉到了the smell of death,无法名状。她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我轻声的给她说了一句“Hi",她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回答了我”hi“,之后我向她介绍我自己,问是否有什么我可以帮忙,她再也没和我说一个字。眼低垂着,我想她应该是没有力气说话,抑或是不想和我说。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有两分钟左右,就走出了病房。
9 [$ C1 E/ E% u1 C' \9 ~/ S
: v& X9 I+ \8 ~2 |0 o2 A( K1 `) C出来后我明白此时我完全不能再去另一个病房,不能继续工作。于是来到有生活气息的厨房,厨房里只有我一个人,找了一个椅子坐下,让自己的内心慢慢平复下来。
/ E2 F$ @1 `& B; E. _( ^, l, N8 C
休息了大概10分钟,我起身去其他病房,第二个病房有家属在旁,不需要我。推开第三个病房门的时候,我犹豫了。门没打开,只看到了一个骨瘦如柴的身体,第一次见到那么瘦的身体,再次让我的内心受到冲击。由于之前的经历还在让我心有余悸,我在门口犹豫了几秒,最后鼓足勇气进去了。! k7 `  F. m/ j

/ y  r" y! ~& X' E. B* a7 c我和这位老奶奶交谈了很久,但由于她还带着呼吸装置,也在咳嗽,说话有些含糊,我实在听得不是太明白。只是大概知道她最早从英格兰过来,后来又在多伦多工作,之后搬到了哈法。她曾经是一家公司的副总裁,有两个女儿。窗外下着雨,她说看来今天她的女儿和孙女不能过来了。我实在不是太听得懂她说的话,没法和她做更好的沟通,心里很是懊恼、自责。3 z: {& B- h/ q2 e+ q. h

9 c# [( H* r$ d$ `# C我去的最后一个病房,同样给我来了一个大大的shock。进去后发现房间里有好几个家人陪着病人,病人是个大约20来岁的男孩,我说了两句话退出房门的时候才注意到门口贴了黄色警示标签。这是之前跟班的大姐给我讲过黄色标签进去必须穿防护服的情况。心里一阵惊慌,来到走廊,做卫生的大姐说”那个病人有精神障碍,可能会做出攻击性行为,他的病房一直有家人陪伴。如果是我,我是不会进那个房间的。“ 听完心里又惊又怕,感觉呼吸都有些问题了。7 j. a) ~+ U. r+ s' O" z0 l' n7 q; Z
6 ~) o5 F/ T1 m. Y9 ~8 j- I" m
第一天独立上班就给我来了这么一串的考验,心情突然变得很灰暗,甚至对是否还应该继续做这个志愿者都产生了怀疑。没有感觉到帮助了人,没有感觉到做这个的意义和价值,反而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还有一定的风险。我是否还应该继续呢?" {( h/ Y% J) o+ B; v  x0 E

! S9 {& f& P+ J5 w; _) Q+ 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askey网络旗下新传媒公司

GMT-6, 2018-8-18 17:51

工作时间:7x24小时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306-262-7879 活动洽谈:306-881-9258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