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8|回复: 0

左邻右舍的女人们:三个加拿大全职妈妈的白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8: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0.jpg
& m# d2 H+ j- r- F; Z) A9 G1 p5 I9 T0 C# a( G2 d
1- f7 Y& o- G) y
做了全职妈妈后,我才逐渐发现左右对面三家邻居的女主人,都是全职妈妈。
0 f% n" c/ @7 y# `右面的妮可我最早认识,在我们搬进来不久。我渐渐知道了她与丈夫杰森有一儿一女,杰森是软件工程师,她是全职妈妈。但是几年下来我与她往来不多,她似乎和两个小孩子很少在屋外活动,窗子上的白色百叶窗常常关闭,后院又围有一人高的篱笆墙,在我们二楼的晒台上才能看到他们后院的情形,有时候天气好,两个小孩子跑出来在草坪尾端的秋千架上玩一阵,秋千荡得一高一低,甜甜的童音远远飘来。这时候偶然会在他们的晒台上看到妮可,她戴着墨镜,神态放松地坐在编藤椅上,面向孩子们玩耍的地方。有时秋千架上多了两三个孩子,陌生的白人女人在一旁陪着孩子们玩,妮可不在,不禁想那女人应该是来造访的亲戚或者朋友。/ g/ `1 V# t3 x6 o3 ^) V3 j
妮可不常出来,一旦出来大都戴着副墨镜,着黑色或者灰色米色衣裤,傍晚在浇花,或者早晨在屋门口遛狗,碰到我们散步或者上下班回来,就互相挥一挥手。妮可早晨在屋门口遛狗时,因为屋子朝东,朝阳每每水一样倾洒,她和小黄狗沐浴其中,清风吹过,吹起她栗色的头发和宽松休闲裤的裤脚,就很有几分生动,像幅图画,慵懒与闲散之气呼之欲出。她个头不高,偏瘦,直发披肩,脸上的线条比较粗厉,肤色也较深,不太像是常年深锁屋宅里的女人,但她明明是的,已经赋闲在家七年,儿子六岁,女儿四岁。1 m: U) P  J- @/ a1 d* p
: G! `- W' }. ^7 w
我有时对丈夫抱怨,说妮可这个邻居太冷淡。丈夫说,你也没有怎样地主动呀。他说得对。可是面对妮可这样一位有些神秘的女人,我无从接近。有一年冬天,大雪过后,丈夫出差在外,我的车子突然无法启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去敲妮可家的门。敲了半天后,门突然轻轻打开一缝,妮可在门后露出半边脸。有事吗?她淡淡地问。我问杰森是否在家,我想请他帮个忙。她听我说明了情况后,用同样冷淡的口气说,那我问问杰森。说完就把门关上了。我站在门口,好像吞进了一口积雪。杰森后来过来了,帮我修车。有一刻我无意一回头,看到他家面对我们车库的一扇百叶窗打开来,有人影一晃而过。我想是妮可出于好奇吧。/ x; h3 D5 q" \) b# N6 R5 C
又有一次,夏天的傍晚,妮可家在篱笆那边举行派对,我丈夫在篱笆这边浇灌草坪,突然妮可出现在他身后,说,抱歉,篱笆那边有小孩子在玩耍,浇草坪的水洒在他们身上了,你能否晚些时候再浇?我丈夫马上停下来,连连道歉。妮可淡淡一笑,说没事,转身离去。我丈夫望着她不动声色的背影,无语。晚上十点多,有人敲门。丈夫去开,是妮可。她手里握着一瓶酒,说为下午浇花的事再次道歉并致谢。我丈夫接过酒瓶,反觉她太过客气,但是周到有礼。我呢,在一旁想,这就是加拿大女人。. E! N  x# P* v  _, r0 D& b$ Z
妮可的家我虽然从没有进去过,但从她家花园的风格几乎可以断定她的装饰品位,简洁,别致。因为每年的春夏,任凭苗圃花市上嫣红姹紫,琳琅满目,她在院子前后种下的花卉只有一种,小小的,玫瑰红色的草本小花,并且不多,彼此呼应,适当地点缀一下常绿灌木和青翠草坪,或者在门口的红砖墙壁上悬挂一点。每次看到她整洁简约的花园,独具一格,我又想,她很不像一个加拿大女人。像,还是不像?不管怎样,她是妮可。
( w1 [9 R! [, `+ {4 d( j. G6 b
. X& o; n6 `; N) X( `! N29 {2 _! \, u8 U' G: \
对面的邻居女人呢?是另一番景象。由于对面的房子其实是斜对面,几年下来我几乎没有留意过那幢房子的细节,在我眼里,它就像周围其他的房子,红砖灰顶,绿树草坪,面容平静平常。夏天的时候,会看到它的男主人坐在锄草机上锄草,一个小而模糊的身影。女主人呢?从没有见过,直到前不久的一天。那个周五晚上对面家开派对,许多的人,许多的车,源源驰进。靠在路边的信箱筒上绑了两只粉色的气球,在晚风中柔柔地飘动。我于是想,应该是个小孩子的生日派对,并且是个小女孩儿。第二天早晨,我抱着孩子在前院门口走动,他手指着对面信箱上的气球嗷嗷地叫,我便把他抱过去,允许他轻轻摸一摸。他十分高兴,张着小手仰着小脸对着气球笑得更欢。这时候,对面的房门轻轻打开,一个半大的男孩子手持一只气球出现在门口,他身后的女人扶着他的双肩,轻轻将他往外推送。他慢慢走过来,把气球递到孩子手上,就转身返回,安静而有礼。我连忙和站在门口望着男孩微笑的女人打招呼,我们这才算正式认识,她是对面房子的女主人,名叫罗兰。
. x, y. `2 K0 [/ e; J9 t8 E! R; d& \; W8 s; n/ ?) E0 F- `
又高又瘦的罗兰不美艳,自然无修饰的一张脸上分布着浅浅的皱纹,但看上去斯文而优雅,是个有些艺术气质的女人。某天,我们站在她家的草坪边上闲聊,她突然就说,我过去看看你家后院的花园好吗?我说好啊,她就带着十一岁的儿子伊森脚步轻盈地跟在我身后,一路走过来。那天她穿着长及脚裸的豆沙色薄裙,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一想起来,便觉得她是踏风而来,衣款飘飘的形象。聊得多了,我才知道她的丈夫吉姆是美日混血,伊森是四分之一混血,眼睛却是浅得几乎透明的灰蓝。有一刻,他们母子互相对望,伊森说,我的眼睛完全像你。罗兰说,是啊,还真是。说这话时她声音轻柔,面带微笑,耐心地看着伊森,好像自己也第一次发现这个秘密。罗兰说她在一个小学校给孩子们教编织,一周两天,其余在家。然后她告诉我,他们马上就要从中国收养一个小女孩,并且是个患兔唇的小姑娘,但是接她过来后,他们就可以为她提供最好的手术和治疗,那天的派对就是给这个叫凯西的中国女儿的baby shower(为准妈妈举行的派对)。哦,原来如此。我的眼前马上又浮现出那两只在晚风中柔柔飘动的粉气球,突然就有些莫名地感动。
+ b  n* j; R$ v) V) W# f3 g
5 V6 Y0 a; G+ E7 T+ N和丈夫俩人说起罗兰,印象都不错,说她看上去善良有教养,有点相见恨晚之感。又一日清晨,周六、七点来钟。初夏的阳光很好,那么早就已经满地满树满眼。我们带孩子坐在紫槿树后面的摇椅上,享受着半荫半阳里的晨光,忽听斜对面传来零星的说话声。伸头一望,我看到罗兰就地坐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高大的吉姆在一旁伺弄花草,说话的是他们。我对丈夫说,罗兰他们也起得早。丈夫说,他们家的屋后晒台朝东,无遮拦,这时候在屋前的阴凉处坐坐是个好主意。我注意到他们家屋前修饰得简简单单,除草坪之外,几株长青的灌木,一小丛艳黄色的百合,和一小篮子淡雅的杂花,摆在路灯旁。唯一醒目的,是一株紫罗兰色的铁线莲,攀援在两面窗之间的金属花架上,在晨风中轻轻摇晃。那个早上罗兰穿着件粉红色的无袖衫,浅黄色的头发高高地束在头顶端,两条长长的手臂环着双腿,微仰着脸,就那样悠然从容地就地而坐,好像在慢慢享受着一个有着清风的早晨。远远地,我似乎看到她微眯着眼睛,脸上挂着淡淡而喜悦的笑容。% h- A1 _1 y4 l" ?- ^
. t2 _$ R) v3 a* ?5 V. m
39 g- d% n9 j( }1 K5 s- o& R& n
左边的邻居珍妮特全家今年春天才搬进来。五个车库的大房子是他们买地皮后自己建的,我们眼见着偌大的一栋房子很加拿大式地速成,并眼见着一家五口浩浩荡荡地搬进来,年富力强的父母,三个顽皮的小男孩,在春日的某个下午。很快地,我们就看到全职妈妈珍妮特敞开车库门,率领着三个小男孩午后在屋前玩耍,大孩子六岁,最小的两岁,小兄弟三人最喜对面野地里的石头和淤泥,还有那条浅浅的小溪流。扎着马尾身材均称的珍妮特黑体恤,红短裤,呼大唤小地在屋前屋后忙个不停。但小的毕竟已经两岁,珍妮特有时只需搬个凳子坐在车库门口,一边关照着孩子们玩耍,一边悠然地打着电话。有时候他们四个人一起在草坪上玩皮球,孩子们和她笑成一片。孩子们的爸爸好似经常出差,屋里屋外的许多事情就得珍妮特去打理,她显然独立而能干,夏日的傍晚,只要左边的草坪上传来嘟嘟嘟的机器声,一般都是她笔直地站在电动割草机上,头戴棒球帽,在半亩地的草坪上娴熟地一圈圈转着,身后留下一溜溜整洁如新发的绿草地。某一日又见她和丈夫两人将两件笨重的家具从搬运车里搬下来,一人一头地抬着,一步步挪进了家里。男孩子们虽然顽皮,可珍妮特显然管教有方,每日七时左右,哪怕太阳依然高高西挂,她家的孩子肯定已经被召回家中,车库门缓缓关上,屋子里次第亮起暖暖的灯。但是第二天的午后,他们家的车库门一定又会准时打开。她家这种敞开车库门式的开放风格,使邻居们包括我很快与她熟络起来,我知道了他们一家是从卡尔加里搬过来的,因为丈夫工作调动。我也听她分享养小男孩的经验,她甚至问我要不要孩子们的旧衣服。在珍妮特身上,我仿佛才看到了一位典型的加拿大妈妈和邻居,相比之下,右边的妮可有些神秘冷漠,对面的罗兰美好得稍微有些失真。
& F. D9 J1 `& Q) M2 y) l& W- i7 {9 L3 M$ ^# g$ ^# ~
周末,初夏的傍晚,夕阳斜铺在草地上,习习凉风从草尖上划过。我们一家三口在屋前的草坪上玩耍,度过晚饭后孩子睡前的最后一小段时光。右边,杰森在屋门口摆弄浇花的工具,妮可带着墨镜牵着小黄狗站在草坪边,女儿像她的小影子左右不离,儿子兀自在一旁骑自行车。左边,珍妮特一家五口在草地上赤脚玩摹拟排球,感染人的笑闹声阵阵传来,引得我们三人频频侧目。然后,散步回来的罗兰一家三口慢悠悠地由远及近,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我们三家与他们愉快地招手,我又看到了罗兰优雅宜人的笑容。在经过我们的面前时,罗兰停下来,对我说他们有了中国女儿中文名字的拼写,是 Zhou Nian Yin。然后,她让我翻译给她听。' p1 F" J5 M$ N9 g  W
% V- M8 O  L. i8 a& c6 S2 O
那晚,我在想,这天傍晚的情景正是我们这居住一处的四户人家真实生活的一幕,它看上去平实又详和,和谐温馨。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世事难料,过了几年之后,另外三家人的生活都发生了一些变故,我感慨喟叹之余,不禁想,那后来的一切,则是我笔下将要描述的另一番故事了。1 I0 @( y) R* Z3 l, z+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askey网络旗下新传媒公司

GMT-6, 2018-11-19 03:57

工作时间:7x24小时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306-262-7879 活动洽谈:306-881-9258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