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9|回复: 0

李健:在人人出轨的时代,他一生只钟情于一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8 10: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愿你能清醒自知,像李健一样,缓慢、平和地去拥抱你想要的幸福。

在这个多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每个人童年时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不同的是,有的人半路放弃了,有的人却偷偷坚持着。

李健属于后者。

1988年,李健刚上初一,那时有一部电影《路边吉他队》,里面的一个场景吸引了李健的注意:
“那个男主角弹着吉他,好帅好拉风。”
这个身影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子里,于是突发奇想,让妈妈给他买了一把吉他。

后来的五六年,李健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和吉他待在一起,也正是因为这把吉他,还在读高三的李健被破格保送清华。

上了清华的李健,发现身边人才济济,自己再努力也赶不上那些有天赋的人。
“我终于明白,很多事情是需要天赋的。”

他把更多的时间花在音乐上,每天花几个小时练习吉他,辅修了很多音乐课程,还加入了清华的合唱团……
“从简谱到五线谱,再到和声学,直到最难的巴赫复调音乐都能表现。”

就这样,靠着自己的“天赋”,李健在清华打出了一片天。

但父亲经常劝他“别总想着唱歌,要好好学习,唱歌这事,不实际。”
于是,李健毕业后,按部就班,成为一名网络工程师:“天天往那一坐也不知道做什么,基本就是拎水、接人送人这些杂事。”

离开了音乐的李健,浑噩度日,日子好像一眼就能望到头。

突然有一天,一个电话震醒了他:“别上班了,出来和我一起唱歌吧!”

“好!”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

对方正是他的大学好友卢庚戌,两人一拍即合,组成了“水木年华”乐队,搭上了校园民谣热潮的末班车,没多久,就凭借一首《一生有你》大火。
那时候没人知道卢庚戌,也没人听过李健,但大家都知道有个“水木年华”。

但那有什么关系,一个人能找到自己一生的爱好,才是幸运而完整的。



然而,在寻梦的这条路上,我们很难碰上一个能走到底的伙伴。

2002年,“水木年华”最火的时候,李健退出了组合,很多人不理解,李健也很少谈及,只是说“创作上发生了分歧”。

后来在《鲁豫有约》上,李健说出原因:
“02年冬天,所有的音乐都是动次打次,很燥,很喧嚣,在这种环境下我就想做一些比较安静的音乐。”

别人觉得李健固执又不知变通,专门跟潮流反着来。
但他不以为然。

世人皆匆忙,总有几个人不想赶路。
“一个歌手应该做自己最喜欢的音乐,而不是做市场最需要的音乐。我不迎合大众,也不迎合潮流,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自己,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无需懂。”

关于音乐,他毫不妥协。

离开组合的李健,没了所有的名气和资源,用“逆潮流”的方式,一切从零开始。

那段时间,他几乎没有什么收入,过得很清苦,和爱人一起,住在没有空调和暖气的老四合院里,逃离喧嚣的欲望,安静地写着自己的音乐。

在《似水流年》的日子里,李健也慢慢淡出大家的记忆。
你能写出什么来呀?你还坚持什么?
没人看好他,但李健只是笑笑,低头继续写歌。
他只是在沉淀自己而已。

2010年春晚,天后王菲一开口惊艳众人:“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浅唱低吟的特殊曲风,让这首《传奇》被评为“年度最受欢迎金曲”。


大家一看作曲人,“李健啊。”

至此,李健再次走到大家的视线里,以自己不妥协的音乐态度。

他好像一直是这样,不紧不慢的,只要能坚持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名利双收也好,默默无闻也好,并没有什么区别。

就像他出道这么多年,从来不站在高处将喜欢自己歌的人称为“粉丝”,而是“听友”。

李健想要的,仅此而已。



2015年,李健参加了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从此,在大众眼里的形象渐渐鲜活起来。

才华横溢,俊朗沉静,是大家对他的初印象。
接触久了,才发现,李健也有幽默搞笑的一面,他的歌让人沉醉,他的梗也让人忍俊不禁。

大家都爱上了这个多面的“清华哥哥”。

如同很多爆火的人一样,他一瞬间拥有了一切,但他第一反应不是拥抱,而是逃离。

节目结束后,无数采访和商演都来了,李健却赶紧躲去了美国。

面对高价的真人秀、电影、广告邀约,他全都以自己不合适婉拒,助理都开玩笑说:“我主要工作就是拒绝90%的活儿。”

很多人也无奈:“你这是把钱往河里扔啊!”

李健说:
“我不是拒绝名利,我只是不想让名利影响私人生活和损耗自己对音乐的热情。”

对李健而言重要的永远不是附加品,而是他的必需品。

“生活一定要远离那些灯光和关注,因为人有时候被过度关注了,会丧失很多最基本的东西。”

正如他一直用着老旧的诺基亚手机,他不需要其他多余的功能;


正如他一直没有买房,他说:“那不是我的必需品,我觉得这样的自己更富有。”

离开一切喧嚣的声音,忠于内心的他,好像比任何人都富有。


始终如一,李健对生活、对事业、对爱情都是如此。

在这个人人出轨的年代,他却只钟情一人。
这是属于他和他的“小贝壳”的故事。

相遇那年,李健10岁,小贝壳5岁,因为爸爸一句“这个小姑娘长得像俄罗斯姑娘”,李健记住了她。

上了清华以后,“小贝壳”经常向他请教问题,一来二往,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俗套又清新,一见钟情,青梅竹马的桥段。

不同的是,两个人一直都没放弃过彼此。

最苦的那段在四合院的日子里,“小贝壳”一直默默陪伴和支持;爆火后的李健,他的似水柔情也只展现给他的“小贝壳”。

曾有记者告诉李健:“很多女人都爱你。”

李健答:
“我对女人充满了关爱和尊敬,但我不会跟女性走得太近,也不可能离婚。

我也喜欢很多女孩子,但远远欣赏就够了。我们可以欣赏很多人,但不一定要去占有她。”

关于婚姻,它的忠贞源于对自己的约束。

所以在偶然发现的小贝壳的微博里,你不难发现,两个人这么多年,始终甜蜜如初:
2013年5月30日
时差先生中午醒的。
我说我一早上做了好多事了:“浇花草写作业发邮件,还去办公室开了个会。”
他说:“我也做了不少事,做了好几个梦呢!”

2014年7月26日
午餐准备了牛排西红柿面地中海色拉,我说:“今天营养充足了,晚上素吧。”
健身先生说:“我感觉身体里缺鱼~”

2014年8月13日
咖啡先生精心做了一杯极好的浓缩,我就挑了黑松露巧克力球搭配,他看着我说:“你哪来这么多好吃的,还都藏起来了,像个小松鼠!”

2014年9月22日
我在小园浇水,昨晚回来的出差先生隔着纱窗说,“与你在一起的日子才叫时光,否则只是时钟无意义的游摆……”
风儿吹过来,小花草纷纷跳起舞。

于李健而言,和小贝壳在一起的他,“一生都在度蜜月”。

忠贞而甜蜜的爱情,让人艳羡不已。

李健这么诠释婚姻:
“你说的话,不一定是你真实的呈现;但你选的人,一定是你人生观、审美和追求的总和。”
一个人是否专一深情,别看他的言语,看他的选择。

对爱人的选择里,藏着他人生最深层的意义。

高晓松说:
我们身边的这一波人都不是当初的模样了,只有李健还是当年那个李健。

45岁的李健,没有一丝中年男人的油腻。

他不应酬,不玩微信,陪妻子洗衣做饭,看似高冷又冷不丁的幽默一下,是多情的才子又是深情的爱人。

他在事业上不为名利,执着于音乐;在生活上不浮躁,享受极简主义;在感情上,一生只钟情于一个人。

他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但又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明白所有的人情世故,却又不愿意选择世故;

他只专注于自己的必需品,重要的人,专情地拥抱幸福的这一生。

正如他所说:
“大多数人都活得太忙,忙到没空快乐。他们奋斗、拼搏、忙碌了一辈子,虽然得到了很多很多东西,但却把最重要的东西——自己,给弄丢了。”

我们来到这世上,刚开始都曾想活成李健的样子,却最终都活成了生活的样子。

其实,有时候,欲望越多,痛苦越多。

我们每个人需要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只不过慢慢被迷了眼、失了心。

愿你能清醒自知,像李健一样,缓慢、平和地去拥抱你想要的幸福。

在这个多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askey网络旗下新传媒公司

GMT-6, 2019-5-20 03:19

工作时间:7x24小时 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306-262-7879 活动洽谈:306-881-9258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